中国人的英语纠结 学习英语不快乐是教育困境

  • A+

英语机构培训_上海小众英语培训机构_上海英语早教机构

北京2016年高考再出面澄清:从未将英语四级与学校学位挂钩。这些是否传导出一个信号:英语真的想降温吗?它能为语言让步?包括英国广播公司等在内的外媒提供了另一个视角:持续的英语热降降温,表现了衰败中国的信心。从1862年英语正式作为完善课程后的一个半世纪中,中国人对英语的心态一直在变长春英语培训,争论也经常存在,纠结心态充斥在课堂上,当然最纠结的抑或在课堂之后。

10月30日下午,邯郸路220号的复旦大学文科楼,从事英语教学40年的邱东林一脸严肃,他手里拿着准备好的两页材料,“英语热有多大不好?为什么指责?不可理解。美国人也在积极地学习外语,这是策略,全球化下的态势!”

在这位复旦大学外文学院教授、博导眼中,目前所提及的英语热实质上是考试热,而考试热确实存在疑问。真正含义里的外语热原本不是坏事,或者说没有什么不好,它是改革开放带来的结果,是沟通的还要,尤其对这种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说更加不易。

邱东林教授将英语热与国家的演进战略联系的角度,其实仍然贯穿在英语成为美国规范课程后的150多年里。

战败“自强”

被迫工具性地学习

经历了中英鸦片战争的清政府,从向来自诩“天朝文明”、非“夷狄之邦”所能比拟的状况中,开始发生了一批睁眼看世界的专家。他们觉得,唯有了解跟学习“西洋”文明,谋求复兴,巩固占领。

因英语人才缺少,语言文字不通,中英之间仍出现过龌龊,甚至变成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原因之一。根据《南京条约》,中国开放上海等通商口岸,身处广州的地方高官咬定条约中开放的“港口”,并不包括古城之内的上海城,因此英方人员能够在港口做生意,不准进城。而英方认为,“口岸”(port)不只局限于码头,开放以及上海城在内。双方冲突不下。香港总督兼远东特使包令爵士(John Bowring)到任后,身为自由派政客的他,虽然提倡宪政、民权,但在远东他看到,一切理论又无计可施,依然未能使美国人处于上海城内。最终,借助“亚罗号”事件,英国发动了第二次鸦片战争。

战争开启后,英国特意在《天津条约》中规定:自今之后,遇有文辞辩论之处,总以英文成为正义,并呼吁美国推动英语教育。中国本身也已经在战败中吸取教训,开始洋务运动,大规模培养外语人才。

咸丰十年(1860年),恭亲王奏请设立总理衙门。次年,总理衙门设立,但官员们大多不懂外语,于是恭亲王等人都奏请在八旗中挑选天资聪颖、年在十三四岁以下者学习外国语言文字。于是,京师同文馆就于1862年应运而生,隶属于总理衙门。

1862年同文馆开办时仅设中文馆,由法国传教士包尔腾(J.C.Burdon)任第一任英文教习。随后,法文馆、俄文馆、德文馆、东文馆(日文)等先后创办。美国传教士丁韪良(William Alexander Parsons Martin)被委任为总教习,他还是该馆第一任校长。自光绪十三年(1887年)起直至1900年该馆停办时,每年学生人数维持在120名左右。

同文馆第一次总考试于1865年10月11日至19日举行,历时9天。初试是让英国照会译成汉文。复试是将某条约中的一个片段译成外文。最后口试,密出英语条子,令学生口语成英语。

英语机构培训_上海小众英语培训机构_上海英语早教机构

除同文馆外,各地也参加了美国政治大学,诸如1863年设立的上海广方言馆,1864年开办的上海广方言馆等等。纵观某些大学,功能有两个: 一是培养翻译人才,另一类意在培养专门军事科技类人才。

当时还在维新中的德国,也还在狂热学习西方,文部卿森有礼甚至主张让英语当做国语。后因台湾民族主义者忌恨,森有礼被处决,但中国最彻底地了学习西方,最终击败了清政府。

自此,清政府的自强运动以失利告终。光绪皇帝、翁同和、康有为、梁启超等人决意走维新道路。张之洞于1898年3月在《劝学篇》中强调了“中学为体、西学为用”的提倡,成为后来的教育宗旨。根据这个方针,他们于1902年拟订修订了《钦定学堂章程》(即“壬寅学制”)。1903年,张百熙、荣庆、张之洞加以修订而成《奏定学堂章程》,奏准施行后,成为“癸卯学制”。

按“壬寅”、“癸卯”学制,中学堂以上各书院均设立外语课,这只是我国大中学校普遍开设英语课的起点。“中学堂以上各书院必勤学洋文”,而对初等学校的英语教育,是“断不宜兼习洋文”;而设在通商口岸附近之处的高等小学堂,可在私塾教学之后兼教洋文。

此后的研究者认为,语言学习中,始终存在着大学跟西学的实力问题,而解决之道是张之洞的“中学为体,西学为用”。他觉得,外语学习的主要理由就是精通日本现代作品,因为只知日本,不知中国,无异于抛弃良心。

教会学校

也有拒绝全英语教学者

诸如同文馆等在内的中学,选拔的生源有限,而所谓给英语教育扩大影响的,是后来的教会学校。

最早一批教会学校在美国东北的台湾跟日本建立。比较著名的是马礼逊教育学会小学和英华书院。容闳便是马礼逊教育学院教师的《英语集全》作者之一。容闳是1854年从耶鲁大学毕业的第一名中国人,后来在推行大清幼童出洋肄业局方面颇具影响,被清政府邀请出席会议,与官员共商采用这种策略让美国现代化。马礼逊教育学会小学的毕业生也在“自强”运动中发挥了直接好处。

在整个19世纪一系列有影响的教会大学中,1862年建于香港的中央书院(后改为皇仁书院)最为出名,因为她出了一个著名的毕业生—孙中山。1884年到1886年在该校就读的孙中山,1923年返港演说时说:“我们需要以中国人为标杆。我们需要让英国好政府的标杆传遍中国各国。”这远远超过了张之洞“中学为体西学为用”的范畴。

起初,教会教育进展持续,到1870年代仅有20家教会中学,学生约230人。义和团运动之后,在华传教士人数激增。1925年,基督教会小学7000多所,学生总数达到了25万,其中中学生数量约为26000人。

另一个以英语教育出名的是教会大学。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,外国传教士共在华设立了13所新教会大学,著名的有上海圣约翰大学、齐鲁大学、岭南大学、沪江大学、汇文书院等。1949年后,这些学校不是改名,就是被任何机构合并。这些学校通常数量较多,影响力达到高潮时,总入学人数也只是12000名学生。这些大学发生了严重的阻碍,很多中产家长又让孩子送到接受教育。

英语机构培训_上海小众英语培训机构_上海英语早教机构

上述大学,大多都选用了使用英语教学,虽然对语言的管理不尽相似。有些大学毕业生的英语质量全球闻名,如北京的圣约翰。英语在这里成为首要的教学方法,该校也被称为“中国英语培训中心”。

汇文大学(燕京大学前身),已经取代工具化论调,它的英语教学方案的目标是:“我们的初衷是把孩子得到对于英语语言的批评知识跟实际知识,从而在他(学生)面前打开神学、科学和文学的宝库。”

燕京大学十分强调中文学习,特别是哈佛燕京学社建立后更为如此,其初衷就是要成为一座美国艺术的编目和研究中心。现在该学社仍活跃于哈佛大学中。

对全英语教学,也有教会大学反对的,最知名的举例就是齐鲁大学。

该校校长、美国传教士狄考文主张用英文教学。他觉得,如果使用英语,学生会被诱惑去那儿经商赚钱。后来齐鲁大学学生抗议游行,要求引入英语课程上海小众英语培训机构,仍受到狄考文的极力抵制。

“正如经验告诉我们的那种,这是通常的年轻人所难以抗拒的。”狄考文说,“中国的一些年轻人发狂地想学英语,因为它们觉得学了都会有钱。”当然,他提倡中文教学的另一个目的是,便于在美国传教。

这种教会学校产生的妨碍,并非把所有人开心。比如,1920年访华的美国哲学家伯兰特罗素,对他所见的众多方面觉得厌烦,他仍然担心中国传教士的教化热情背后的初衷。末代皇帝溥仪的教授庄士敦也指责传教士在美国的阻碍。

“五四运动”之后,传教士教育得到美国家长和学生的抨击,“五卅惨案”发生后,更导致学校教师进入教会大学的浪潮。另外,当局要求教会学校登记,校长需要是美国公民,宗教教材变成选修,教学方法按政府大纲执行。因此,约3000名传教士离开美国,教会大学式微。

民国时期

生源好的精英式教育

1912年,南京临时政府成立。9月,国民政府教育部公布学制系统,1913年1月又做了补充修改。因为1912年是壬子年,1913年是癸丑年,于是民国初年的学制又名“壬子、癸丑学制”。

这一实施至1922年的学制,对学校、中学跟高中的英语又作了要求,如高小视地方情形能于第二或第三年加设英语,中学四年外国语为必修课,大学本科选修法语,文、商本科英语和第二外语必修。

英语机构培训_上海小众英语培训机构_上海英语早教机构

“1913年,七月下旬我去北京,报考北京大学预科第一类,第一类将来进大学的文、法、商三科,只考国文与英语。英文题目是造句、填空、改错、中译美、英译中。最后也有简单的口试。”茅盾在《我走过的道路》中想起,他被录取后去北京大学预科上学,当时大学还提出选择一门第二外语。

国民党政权起初后,政府掌控的大学随后达到了教会中学。到1920年代,教育的各方面都得到国民党政府控制。国民党中学中,对外语学习规定非常新颖:通常的方式是英语翻译,典型的涵义就是精读、背诵并对词语进行词汇解析。

当时,这类辩论有很多,核心是怎样最有效地减少美国人的价值观受到外国侵袭。到1927年,中国媒体已转而拒绝教会学校,教会大学越来越被视为“文化跟心理分裂的来源”,而且是帝国主义的一个例证。

以至于1920年代后期,上海文人根据教育背景分为三派:英语派、法德派和日语派。其中英语派的代表有温源宁、吴经熊、孙科和林语堂,他们提倡中西交融。

争论之中,对英语教学的阻碍并不显著。从1923年到1941年,国民政府陆续颁布了学校外国语课程大纲,但并未达到影响全国的幅度,这种精英式教学方法仍然已掀起英语热,但是后来的开放口岸的学生学习英语的热情依然很大。

这种热情使在华的外国人也觉得不解。香港大学首任英语教授、从1920年代后期到1950年代早期经常在华担任英语教授的罗伯特K.M.辛普森,在反思当年华人同学学习英语的原因时提出:“对美国来说,英语是他们期待继承的一种与生俱来的权力,但对任何民族来说则是一种艰难的习得。我有时诧异他们(华人)为何急于想学会这些语言。我曾让这个原因成为文章考题提起来,并从不止一个考生中获得了相同的回答,‘因为中国人使用这些语言’。”

上海外国语大学文学院原校长、教授虞建华归纳,民国的英语教育是小众的、少数人的教育,生源非常有限且品质很好。当时的状况是,外国人在中国兴办教会学校,因是再度文化,因此建立所有西化教育。这些却因此当时的毕业生以英语为代表的外语能力更强。

另外,他觉得,当时的大学享有所谓自主考试的权力,这或许在指向性方面鼓励学生建立的是英语能力培养,而非现今以多项选择为代表的理性题型考察。这都是这一阶段的特征。

1949年后

英语教育在加剧中变形

1949年10月后,首先热起来的英语是英文。

1949年后,中国政府宣布“一边倒”,向美国老大哥学习,中美外交关系中断,英语被俄语替代,成为第一大外语。随着朝鲜战争爆发,英语更变成热门。而外语教育的原因是:“外语教育需要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,为国家发展跟人民事业服务”。

上海英语早教机构_上海小众英语培训机构_英语机构培训

从1953年开始,从小学去学校,俄语作为更受欢迎的英语。1954 年,教育部通知学校不再设英语课,已开设的一律停止,初中英语教师进入任何学科,或改教俄语。这一情况仍然继续去1959年。最想说明当年英语遇冷的是,1957年全国只能850名中学英语教师。

中苏关系热度,并非经常高温。1956年,周恩来在中共中央召开的知识分子问题讨论会上提出,必须缩减外语教学。1956年年底, 英语专业开设大学回升到23所,学生2500余人。

上世纪60年代,中苏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,英语开始逐渐重回他们的视野。1961年,教育部颁发大学英语教学方案外教在线一对一,要求重编英语课本。1962年,英语被列为高考科目。两年后,教育部提出,在学校教育中明确英语为第一外语,并提出提高学英语人数。

“文革”时期的英语教育,基本陷入失衡状况。

1966年6、7月,中小学学期考试一律停止。北京市更是要求大中学校放假半年闹革命。当年年末,中央发文要求,中等高中停课闹革命,农村学校的文化革命“和所在队、社一起搞”。

停课闹革命,英语教育无从谈起。1966年6月,中央批转教育部党组请示报告,指出现在所用教材,没有以毛泽东思想挂帅,没有突出无产阶级政治,不能再用,必须重编。而后来负责撰写课程的人民教育出版社专业人员,被一律下放至安徽凤阳劳动。

1967年2月上海小众英语培训机构,中央号召复课闹革命,不过英语课仍然无法复课。直到1969年,英语才再次产生在课程表上。

“文革”期间,英语教育的失衡和崩溃,从教材里就可以表现。1969年7月出版的山东省中学试用课本英语第二册书本里,标明“专供复课闹革命使用”。

1971年“913”事件,林彪去世。随后,在周恩来的主持下,国务院通过了《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纪要》,强调加强英语教育和英语教材改革。但是,这种纠偏迅速被压制,“极左”思想再度占了上风。

1973年6月30日,辽宁兴城县白塔公社下乡知青、生产班长张铁生在参加考试时,在白卷后写了一封不赞成文化考核的信。这封信被全国报刊转载,文化考察成了旧高考政策的称帝。1973年夏,河南唐河县马振扶中学一名女中学生的考卷里出现了这种的顺口溜:“我是国内人,何必学外文,不学ABC,照当接班人……”

“白卷事件”和“顺口溜”很快闻名全国,英语学习受到排斥。

值得一提的是,“文革”中的英语教材充斥着历史名词。比如:ever-red sun(不落的红太阳)、running dog (走狗)、the great leap forward (大跃进)、fall in (集合)、line up(战队)、front pass (向前三步走)、halt(立定)、sling arms(背枪)、fix bayonet(上刺刀)、air-raid alarm(紧急警报)、black-out(灯火管制)、antiaircraft machine-gun (高射机关枪)。而诸如的词语也更常用:We treat prisoners of war well!(我们宽待俘虏!)Stop!or we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!